【狼队】彩虹

—背景详情上一篇“我也很绝望”
—渣ooc
雨后。
Scott深吸一口湿润清新的空气,满腹腔的舒服。
此刻,他正走出校门,几乎与他同时死的Kurt在一旁如往日,唧唧喳喳,他那已经不存在的尾巴似乎还在身后俏皮地摇晃,显露出Hank的兴奋。
Kurt总是处于一种时刻兴奋的幸福里。
或许是因为他消散了魔鬼特征后,显现出一张绝对帅气面孔,Scott得承认,在某种程度上,女孩子们可能会更喜欢活泼且同样俊秀的Kurt。
Scott一边嗯嗯啊啊,漫不经心地回应着曾经的小蓝人,一边把视线投向了比眼前更遥远的天际。
他忽然感到心上注射了大剂量的糖浆,暖烘烘而甜滋滋。

Logan牵住Laura的小手,流着同样血液,表现着类似基...

【狼队】为什么会这样啊,我也很绝望啊(现代au)

—可能是新坑背景?
—狼叔死的痛死我了
—Scott魂穿现实视角
—不负责任的短短短
—渣渣渣oocoocooc

3.3那天,Scott与无数情侣一样,在看完一场电影后就分手了。
本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门当户对的二人,Jean与Scott,分手了。这消息若是到第二天,定然会插翅般传遍整个学校。
但现在是晚上,午夜,他们似乎本来是准备电影过后来场情侣运动,但随着分手,也烟消云散了。
Scott高度近视的眼睛此刻像是两颗水蜜桃似的,原本柔顺的综发也看起来都难过极了,失去了原来的亮色。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丢掉了眼镜,在暗灯下摇摇晃晃,游走在不知是否通向家的路上,他踩上疯狂凌乱的边境,挺直着背,如同倔强的残剑,两肢...

【盾铁】早上好,我的朋友

_学校AU
_小傻子Steve小朋友和他的最好的朋友Tony
_大盾小痴汉注意

正文
吐露着清晨万物复苏的芬芳,在这万分可爱的空气里深吸一口,Steve脸颊上翻飞着兴奋,感觉到血液里都唐突的点燃了希望的火焰。

“Stark!”
他突地从床上蹦起来,那张上面印着许多小铁罐的被子一下子飞到了半空中。柔软的床垫因此下陷了一半,可惜,这次没有被吵醒而会抱怨个不听的可爱萝卜头从一侧划向Steve小朋友了。

“Stark!”
好吧,这次是真的惊吓了。小Steve同志几乎是尖叫着喊出来的,他那漂亮的海洋色眼睛睁的铜铃般大小了。包括他那张嘴巴,如果再补上捂脸的姿势,就是《呐喊》了。

这时候Clint老师冲了进来,破门而入,他看...

【盾铁】看,我发现了一只Tony

Warning:

*短短短
*现代AU
*莫名其妙的一篇傻白甜ˊ_>ˋ

正文

美妙的放学后。
小学生Steve摘下了他那条红艳艳的红领巾,一本正经地将领巾对折,再对折,抚平细纹放在书桌上。书桌上的一边整整齐齐列着一叠的辅导书,基本都是属于“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亲朋好友。就连长短宽度都从下到上,由大到小有序地堆叠着。

Tony对此不屑地嘟起了小嘴,他那焦糖色的虹膜都因为眼球上翻而几乎藏了起来。

Javis会帮我搞好一切的,我才不会费神去关注这些个东西。Tony如是想着。

Steve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特殊的注视,他有些警惕地扫视着书包的每一寸布料,就用他那纯粹又深情的蓝眼睛。

这下Tony不敢再出声了,他紧张的缩...

【盾铁】路人眼里

→旁人视角
→文笔堪忧
→中国AU
→短小不精悍
→参考了卡夫卡的倚窗眺望

下面开始

作为学生,我们要此刻在这个迅速到来的春天的日子里做些什么呢?特别是在回家的路上,公交车,双人座位上有一个是空的。

今日上车的时候天是灰色的,我倚在窗旁,像往常一样,是这样的兴奋并把鼻子贴在窗闩上。在公车已经漂移了好几个拐道,驶在大路上,那无疑已经下沉的太阳的光芒照在一个正躺在竹藤椅上边喝冷饮边看片的小胡子男人脸上。人字拖,二郎腿,短裤,短衫,油黑卷毛,我同时抬头看到男人旁忙碌的一个男子的阴影。然后泛黄的白背心套着的男子绕着藤椅转了几圈拿着枝杈扫帚,不时低头喝口男人抬手递上来的啤酒罐头。最后公车开过了挂着生锈招牌...

【盾铁】一见钟情误终身

*第二人称视角为主(Steve视角)

*Steve长久的静谧的追逐

*从起点到起点

*基本无剧情,全靠Steve的告白支撑

*端午赶上的盾铁贺文

*Steve怂破天际注意

*文笔堪忧

下面开始

“让我这份认真的爱情成为你的一种安慰吧——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胜过这世上的一切。”

1、
Steve的爱恋从第一眼开始。世人俗称的一见钟情。

70多年前。
小巷里阴冷单调的旋律因为那个男子而变成了热情透着忧伤与幻想的《幻想曲》。焦糖色的虹膜融化着独特的温暖在Steve的心间,虚化的身影缠绕着神秘莫测,Steve迷失在那双澄澈而甜美,铿锵而忧郁的气息里。
但他至此再也未见那个迷一样的人,他就...

【双康】I'm Pregnant(2)

*高雷预警
*概要:康康带球跑
*文笔堪忧
*世界观未知
*现实与过去相互穿插,然而衔接混乱...

下面开始
2
Constantine的双手被人缚在石板台面的两侧。近看卷翘的睫毛姗姗然如蝴蝶停落在眼睑上,深陷的眼窝与凸起的颧骨,瘦削的脸颊像被刀锋切割。
万物都隐在暗里。
唯一的缺口在头顶注入一道惨白的光柱,如鹅绒漂泊在光柱里的灰尘被闯入的人脸纷纷扰乱。
John的脸被光与影的相衬显得更加具有棱角,像是石籽投湖,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蛰伏着极大的悲伤。
“Constantine……”

白皙干燥的皮肤包裹着肌肉紧绷,有些慌神的John直接横腰抱起了不适的Constantine,不顾怀里人的拒绝,直接强硬的走进卧室,难得轻柔...

【双康】I'm Pregnant(1)

*管他什么世界观,反正康怀孕了

*概要:康康带球跑

*现实与回忆穿插,注意区分
*高雷预警(ooc注意
*如有不适,不如跳舞【不
*黑发John金发Constantine

下面开始

1

有人就像火柴划开火光。

刹那间光飞快刺破眼皮,以橘红的姿态钻过了瞳孔,Constantine的神经像是被狠狠的拉扯,猛的从潜意识里抽离,“嘶啦”的那种,“该死的,John!”他不耐的翻身,修长的腿勾住柔软丝滑的绒被,把头埋进了松软的枕里,深陷的鼻闻到了一股尼古丁味,但与自己相比更为清爽如从闯过三月河谷的风,John的气味,Constantine有些出神的深吸一鼻子,直到一声轻笑使他再一次意识到对方可恶的行...

Jokes, Jokes, Jokes!:

【歌词翻译】ACS原声里这首Jokes, Jokes, Jokes!是Maxwell Roth的谋杀小调,歌词描写Roth如何与一个带兜帽的并肩作战又分道扬镳最终死于对方之手的故事(就RothFrye分手歌…)。且有两版本,另一版听着很像是Jacob本人唱的但又有人说不是到底怎样问育碧,游戏中可在酒馆听到,下载链接在这里http://vdisk.weibo.com/s/qhlE2_bVxhBBW自行辨别。从腐的角度看歌词挺高能:

Attend the tale of Maxwell Roth,

来听听Maxwell Roth的故事!

He sought the footlights like a moth,

他在舞台上灵活如同飞蛾,(直译是他追逐舞台脚灯如同飞蛾,感谢 @重度幻想曲 太太,她建议翻译成追逐脚灯如飞蛾扑火)

His sense of timing never off until-

他的时机把握从不出错,直到——


He opted to collaborate,

他看上了一个兜帽小伙,

With a hooded reprobate,

选择与他一起合作,(hooded reprobate本意是带兜帽的恶棍无赖)

The blighter and assassin made a deadly double bill.

暴徒帮首领和刺客组成致命双人组合。(double bill本意是一票看两场剧目,这里也可以翻成上演致命双人剧)


Jokes, Jokes, Jokes! 

玩笑!喜剧!滑稽戏!

Make them laugh until they choke, 

让观众们笑到窒息!

Fairly slay them in the aisles, 

站在过道上的漂亮小姐和迷人公子,

Maidens fair and Princes charming-

也一视同仁绝不手软——(slay有两重意思,一种是杀死,另一种是使某人发笑,我这里想兼顾两种意思于是模糊处理。直接翻出来应该是让他们笑死。)


Thrills, Thrills, Thrills!

刺激!兴奋!战栗!

Dashing feats and bloody spills, 

袖刃猛袭,血花四溅,(感谢@grande_nopal 太太提供。逐字解释:dashing是漂亮有趣精神抖擞,feats是技艺表演/壮举,这里指的是杀人&舞台技巧)

And I guarantee you'll never see the ending coming. 

我向您保证结局一定出人意料!(其实see the ending coming既可以理解成料不到结局也可以理解成看不到结局=永不停息)


The curtain rose, 

帷幕升起,

the scene was set, 

布景搭好,

They danced a murderous duet, 

他们共舞一曲死亡二重奏,

And much deserving blood was let up to—

罪有应得的血液停流(感谢 @grande_nopal 太太)


The scene wherein they disagreed, 

演到意见分歧的那一幕,

On who should live and who should bleed, 

两人谁将流血,谁将生还?

And Maxwell Roth he then received a very bad review. 

此时Maxwell Roth得到的观众评论可不太乐观。(直译就是此时Maxwell Roth得到了差评,但是这么翻我自己都Orz)


Jokes, Jokes, Jokes! 

玩笑!喜剧!滑稽戏!

And there’s daggers and there’s cloaks, 

斗篷与匕首下的阴谋背叛和勾心斗角,(daggers&cloaks直译是斗篷与匕首,感谢评论里提醒说daggers&cloaks有间谍的意思,但是我当时考虑到用间谍不太合适,于是采用了daggers&cloaks的引申含义就是阴谋和勾心斗角)

But behind the scenes the leading players differ on the plot— 

两位主角在幕后对情节的设想并不一致——


Laugh, laugh, laugh! 

笑话!笑吧!嘲笑吧!

At the dandy's new red scarf, 

笑这位绅士(Roth)有了新的血色领巾,

Now eight shows a week to Beelzebub is his eternal lot! 

每周八场为恶魔的地狱演出成了他的永恒命运!(Beelzebub就是著名的别西卜大家都懂)


Jokes, Jokes, Jokes! 

玩笑!喜剧!滑稽戏!

Make them laugh until they choke, 

让观众们笑到窒息!

Fairly slay them in the aisles, 

站在过道上的漂亮小姐和迷人公子,

Maidens fair and Princes charming-

也一视同仁不能放过——


Thrills, Thrills, Thrills!

刺激!兴奋!战栗!

Dashing feats and bloody spills, 

潇洒的技艺伴随血花四溅,

And I guarantee you'll never see the ending coming. 

我向您保证结局一定出人意料!


友情提示:这歌有两版,另一版是收藏版游戏附赠CD里的疑似Jacob本人演唱版链接在最上。另外Roth烧烧烧的时候配乐是ACS OST第27首,曲名就叫Darling, what a night。

总之

The curtain rose, 

the scene was set, 

They danced a murderous duet什么的。

The blighter and assassin made a deadly double bill什么的。

育碧大法好。我先炸为敬。

————————————————————————————————

P.S. 谢谢各位太太,还是大家尽量自己看英语原词就好,因为翻译是永远无法替代英文本身的韵味和双关乐趣的,育碧亲妈这次一系列的Murder Ballad从编曲到用词都是极有腐国特色的,作曲本人也凭ACS的OST拿了很多奖。至于翻译的事情,我不是搞专业的,甚至都不是文手,而序列8本身就充满文字游戏更别说这首歌词了,看起来单词挺少但信息量挺大,尽管我考虑过用词也取舍推敲,但是语死早不能符合每个人的心意,只是一腔鸡血想卖安利,莫怪。

【盾铁】烦人夫夫日常#短小无力(不)#

*我不想说话了……
*高能预警?

下面开始
1
“Friday!你知道那个长了腿跑了的芯片去哪了!我昨晚刚刚做完,oh,该死的,我的脚!”
Tony手翻着堆聚的垃圾,哦不,是他的机器零件的桌面,刚刚一个帅气的扫荡,便不小心将身强力壮的扳手给飞到了自己的脚上。
“Stark,你的智商.....”
Captain一手托着碟面相不错的甜甜圈走了进来,入眼便是已经炸毛的Tony哇哇大叫,眼底溢出了些宠溺,像母亲的爱抚(不)。
“hey,Captain,这跟智商有什么关系!”
Tony的萝卜头抗议性拱了拱,那个扭腰s型满分的背影看起来是颇为不满的。
“不,Stark,你误会了,我想说的是智商高的人情商不高……”
“老冰棍,你...

© La Terraza|Powered by LOFTER